作者:
网名: 白云闲
性别:  
年龄:

电子邮件: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     

 

 

标题:老街清韵
    

    在由三条河段组成的半包围内,有一片肥沃的土地,那片土地上有一条已有二百八十年历史的横山村。
这里,纵横河汊织成水网,物产丰富,渔农产品中有远近知名的粉葛和黄沙蚬。
横山村有一条古老的街道叫横山街。横山街窄窄长长,一条小河缓缓地流过,河上卧着小桥。桥这头是街口,桥那头是学校。
一棵20多米高的木棉树忠实地守在桥头。“落叶开花飞火凤,参天擎日舞丹龙”,每到春风三月,它都会给横山街献上万朵丹霞。
横山街两旁挨肩排列着砖木瓦顶房,这些老式建筑中,有的原是商旅茶楼和加工修理店。

    横山街又是附近村庄的农贸集市点,改革开放后,交通落后的横山地方也变得路阔桥通,公路旁冒出了新圩集。横山街的许多居民都搬迁到新集市附近去了,横山老街却依恋地、静静地留在原地。
老街,少了一点昔日的热闹繁荣。
老街,多了一份令人心境宁静的清和。
许多上了年纪的人按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,留下来平静地伴着老街生活。几个老人围坐一起在聊天,我问他们为什么不随子女搬到外面住,一位老伯说:
“舍不得啰!外面家家有围墙,大白天关门闭户,左邻右里想聚聚都难哩。”
他抬手指着远处:“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,由他们去吧,可外面哪有这儿清静!”

  是啊,我一踏上老街,便感到一种莫名的轻松。
在长长的老街默默地躺了不知多少年多少月的石板,依旧三块一排、四块一组地由街头铺接到街尾。街,收拾得干干净净。赤脚踏上石板,马上就感到清清凉凉,丝丝清爽由脚底直透胸臆,为你驱散五内的郁热,为你涤除心中的烦恼。
老街没有圩镇的繁嚣,没有机动车的轰鸣,更没人大呼小叫,她总是幽幽地、静静地……

  我走进老街时脚步重了点,鞋跟撞击石板发出分明的“霍、霍”声。街上的人都抬头用陌生的目光望我,也有人从窗口探头向我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刹那间,我感到脸在发热,不好意思地、轻轻地、轻轻地把脚步放轻,生怕自己粗鲁的踢踏亵渎了清静的老街。
靠街口面河而居的一户人家门前放着几盆蚬。刚从河里捞获时,蚬体内有泥沙。用清水养几天,蚬会将泥沙杂物排出,蚬肉就变得干净了。蚬在盆中的活动极其缓慢,有的甚至一个小时也不挪位。透过清水,看到蚬从一对大门似的壳里伸出的洁白肥美的斧足,我不禁食意大动。
  见我贪婪为食的样子,主人大婶笑了。她说:“难得有客人来,食蚬罗!”
就这样,在老街、在一户素不相识的普通农家的盛情款待下,对着湲湲流水,趁着老榕绿荫,漫斟细语,我写意地品尝了一顿慕名已久、丰腴鲜美的横山黄沙蚬。临走时,我托大婶向邻近农家购得一支约3公斤重的粉葛。别看这粉葛样子平常,横山出产的这个品种,以其粉多味鲜、松化无渣、汤如米水的特点而独树一帜,“横山粉葛”的牌子可曾经是饮誉粤、港、澳的名牌!
清静的横山老街也有其热闹、喧阗的时候。
   每天,小桥那头的学校放学时,戴着红领巾的少年儿童三个一群、五个一伙,唱着、笑着、闹着,像喜鹊,像天鹅,又像一群离巢的蜜蜂,穿过老街,飞到外面,飞向四面八方。此刻,老街就显得生气勃勃、春意盎然。

【返回】